服务热线:020-82819162、82495422
20191106143443342
园区地址:广州市增城区正果镇光明村
前台电话:020-82819162、82495422
邮政编码:511390

广州地址:东风东路850号505室
服务电话:020-82495422、37202063
邮政编码:510030
Q Q 微信:154493898 工作时间在线

盐城推进回收“私营公墓”的工作

浏览: 作者: 来源:殡葬行业内参 时间:2019-09-16 分类:行业新闻
9月12日大丰日报讯:我区召开殡葬设施布局规划征求意见暨公益性公墓回收座谈会。副区长韦国出席。会议指出,殡葬工作是一项与群众利益休戚相关的民生事业......

(一)

江苏盐城大丰区殡葬设施布局规划征求意见

暨公益性公墓回收座谈会召开

9月12日大丰日报讯:我区召开殡葬设施布局规划征求意见暨公益性公墓回收座谈会。副区长韦国出席。会议指出,殡葬工作是一项与群众利益休戚相关的民生事业,事关群众切实利益,倍受社会关注。会议要求,各镇(区、街道)要高度重视,认真研究规划,广泛征求意见,进一步修改完善,确保规划与我区整体发展、群众需求、环境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相结合。要严密程序,严格手续,确保规划编制工作有序有效推进。要标本兼治,全力推进私营公墓回收工作,努力开创全区殡葬事业健康发展新局面。

(二)

副区长韦国调研民政工作 

2019年4月3日上午,副区长韦国就全省现代社区治理创新实验区创建、农村公益性公墓建设和管理实施细则、私营公墓回收评估工作进展情况等工作到民政局专题调研。区民政局主要负责人汇报了有关工作进展情况和下一步工作打算。

1副区长韦国调研民政工作

韦国指出,创建省级现代社区治理创新实验区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民政部门要认真学习有关创建文件,加强工作研究,掌握创建要求;要对创建工作回头看,认真梳理整理,充实创建资料;要尽快组织外出学习,吸收全国先进地区成功创建做法;要做好与上级部门对接工作,争取上级支持,确保顺利通过结项验收。

2调研工作研讨会

韦国强调,要加快推进农村公益性公墓规划和建设工作,坚持系统性思维,统筹做好各镇(区、街道)农村公益性公墓规划工作,确保规划的前瞻性、引领性,实现便民惠民。要做好《盐城市大丰区农村公益性公墓建设和管理的实施细则》完善工作,尽快提交区政府常务会。要加快推进公益性公墓回购工作,区民政局要发挥殡葬改革工作联席会议领导小组办公室的职能,加强督查推进,压紧压实属地责任,力争尽快完成公益性公墓回购工作。

韦国要求,民政部门要加强学习,按照系统性思维的要求,立足全区大局,研究推进工作。要提高工作效率,立说立行,确保重点工作高效推进。要坚持依法行政,严格依法办事。要清正廉洁,加强机关作风建设,确保干净干事。

(三)

朱永华:争夺公益性公墓 谁是真正为了公益?

每每回忆投资湖南省长沙县干杉镇公益性公墓建设,却最终血本无归的始末,湘潭商人廖辉都会质疑当地政府的诚信与法治环境。从2007年开始参与当地的农村公墓建设,廖辉与3个朋友先后投入2000多万元。然而,7年后政策巨变,干杉镇镇政府在没有对墓地资产进行清算和交割的前提下,动用了几百人强制进行接管。市县两级人民法院判决镇政府的行为违法,却没有责令其撤销行政行为。据悉,2013年以来,先后有多家参与农村公墓建设的投资者被清退。(10月27日《中国青年报》)

所谓“公益”,是指个人或组织自愿通过做好事、行善举而提供给社会公众的公共产品。他的一个最基本概念是不以获取利益为目的,向不特定人群提供无偿或成本性的服务,通常情况下,公益与慈善相辅相成。显而易见,既然称公益性墓地,就不能以营利为目的。但是,眼下无论任何地方、任何一处标榜为公益性的墓地,非但是营利,甚至还是“暴利”。从报道的情况看,湖南长沙市早在2006年就以《关于在全市农村推行公益性墓地建设的意见》的红头文件形式,一边确定“公益性墓地”,一边又允许基层乡镇对“公益性墓地”建设向外进行招商,既是招商,必然涉及投资利益。可见,通过招商进来的廖辉,在与朋友投资2000多万元开发建设的干杉镇公益性公墓,本身就是盈利性质墓地。这种先天性植入盈利基因的所谓“公益性公墓”,不但为此后利益争夺埋下了伏笔,在由廖辉经营过程中,出现逐利性“违规”行为更是正常不过。

按说,既然当初廖辉建设公墓符合当地明文规定,招商项目也必然需要一定的利润支撑,出现某些违反文件规定的行为,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完全可以依照规定责令其纠正即可,用不着一下子收归自己。这不仅是在“掠夺”别人的建设成果,更是政府公信的极度缺失。而且这样“收回”规定,还同样出自当初明文规定允许甚至鼓励民资建设公墓的部门,难怪让廖辉觉得是“当初结婚的理由竟成离婚的借口”,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因为廖辉经营公墓期间逐利行为严重,让“公益性公墓”失去公益性。为了让公墓回归应有的公益性质,为当地群众减轻丧葬负担,政府将其收回既应该,也符合公众利益。但事实上当地基层政府在将廖辉投资建设的公墓强制收回接管后,不但收费状况依旧,且俨然成为政府经营的一项产业。争夺公益墓实际上已经演化为一场利益争夺。

为了减轻群众丧葬负担,政府******新规将民资兴建的公墓有偿收归国有,发挥出公墓应有的公益性,既体现出公共权力的公共属性,群众为此更能够理解和支持,就算当初投资建设感到“吃亏”,也当是为社会做出一项善举。但恰恰相反,当地政府强行收回公墓的真正意图,非但不是为了公益,反而当成自家的一桩“生意”,做起了更大的买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收回廖辉兴建的干杉镇公墓过程中,不但动用警力采取了强制性措施,该由政府给予公墓的补贴没有给,最基本的建设补偿一分未出,甚至经过两级法院判决其行政违法之后,该进行的赔偿依然还在“扯皮”,整个收回公墓的过程,无不透露出当地政府利用公权力对民资项目的“空手套白狼”,而从当地实地情况来看,这样的收回墓地举措依然还在继续。

如果说“当时的文件就是一个允许别人打擦边球的文件”,缺少较完善的制度建设,引发公益性公墓出现诸多弊端,今天的收回是为了更好的体现其公益性,倒也无可厚非,但事实上据当地官员说,在执行收回经营的过程中,具体怎么接管,土地和其他资产该怎么办?合法的利润如何算?也没有具体可操作的制度规范。显然,今天的收归国有与当初引入民资建设一样,都没有经过严谨的科学谋划,很有“拍脑袋”决策的嫌疑,也不难看出,即便由基层政府主导经营,不但乱象难以避免,今后是否再有新的重大调整文件******,同样无法预知。严肃的政府决策呈现出这样的“朝令夕改”,并且围绕部门利益而动,显然不是当方政府应有的理性和科学所为。

然无论怎么说,让公益性公墓回归公益属性,为群众切身利益着想都值得推崇。然在这场公益性公墓争夺战中,利益却成了地方政府和商人之间博弈的焦点,谁是真正为了公益,笔者想明白,当地群众和社会公众更需要知道准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