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82819162、82495422
20191106143443342
园区地址:广州市增城区正果镇光明村
前台电话:020-82819162、82495422
邮政编码:511390

广州地址:东风东路850号505室
服务电话:020-82495422、37202063
邮政编码:510030
Q Q 微信:154493898 工作时间在线

人死不能复生,但墓志铭在回响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30 分类:碑文墓志
墓志铭是生命的总结,墓碑被视作不朽,人们希望用怎样的文字长存世间?生者在逝者的墓志铭中寄托哀思,发表劝诫,甚至是苛刻的批评。“盖棺定论”的关切不再是公道与否,而变成了对当时道德与风尚的宣告。

墓志铭是生命的总结,墓碑被视作不朽,人们希望用怎样的文字长存世间?

生者在逝者的墓志铭中寄托哀思,发表劝诫,甚至是苛刻的批评。“盖棺定论”的关切不再是公道与否,而变成了对当时道德与风尚的宣告。

“作家访谈”是美国文学杂志《巴黎评论》(Paris Review)最持久、最著名的特色栏目。自一九五三年创刊号中的E.M.福斯特访谈至今,《巴黎评论》一期不落地刊登当代最伟大作家的长篇访谈,最初冠以“小说的艺术”之名,逐渐扩展到“诗歌的艺术”“批评的艺术”等,迄今已达三百篇以上,囊括了二十世纪下半叶至今世界文坛几乎所有的重要作家。作家访谈已然成为《巴黎评论》的招牌,同时树立了“访谈”这一特殊文体的典范。一次访谈从准备到实际进行,往往历时数月甚至跨年,且并非为配合作家某本新书的出版而作,因此毫无商业宣传的气息。作家们自然而然地谈论各自的写作习惯、方法、困惑的时刻、文坛秘辛……内容妙趣横生,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加之围绕访谈所发生的一些趣事,令这一栏目本身即成为传奇,足可谓“世界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化对话行为之一”。《巴黎评论·诗人访谈》收录以下十八位诗人的长篇访谈:玛丽安·摩尔、叶夫根尼·叶夫图申科、布莱兹·桑德拉尔、乔治·塞菲里斯、安妮·塞克斯顿、菲利普·拉金、约翰·阿什贝利、德里克·沃尔科特、W.S.默温、奥克塔维奥·帕斯、耶胡达·阿米亥、伊夫·博纳富瓦、切斯瓦夫·米沃什、特德·休斯、加里·斯奈德、谢默斯·希尼、罗伯特·勃莱、杰克·吉尔伯特。1977年,丹尼尔·埃弗里特携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来到亚马孙丛林中皮拉罕人的部落,他想要传教,改变皮拉罕人的宗教信仰。但他发现皮拉罕语违背了所有现存的语言理论,并反映出一种远离当代认识的生活方式。例如皮拉罕人没有记数系统,没有统一的颜色的称谓,没有战争和个人财产的概念,没有过去与未来,完全活在当下。埃弗里特开始痴迷于他们的语言、文化,并沉溺于他们的生活方式,久而久之,他最终失去了传教的信念。这本书是埃弗里特30多年客旅丛林的生活记录。在这30多年里,埃弗里特的妻儿差一点因疟疾病死他乡,埃弗里特也曾因触犯皮拉罕人的自由而被群起攻之,但更多的是,埃弗里特分享了他与皮拉罕人共处时的种种幸福的点滴:打鱼、捕猎、修房子、教他们算数和制造独木舟……埃弗里特以放弃现代文明生活的代价换来书中与皮拉罕人一起生活的奇闻轶事。同时,这本书也是对现代语言和文化的和探索。皮拉罕人让埃弗里特反思现代文明,并试图让我们思考,除了我们理解的生活方式外,人生还会有怎样的可能。

《我之谜》是寺山修司最重要的随笔集,书中包括了他的自传、作家论、电影导演论等内容。极具洞察力与想象力的寺山修司,向我们娓娓道来他对成长、家庭、爱情、诗歌和戏剧的理解。而其中,尤以其自传最为珍贵。寺山修司用细腻的笔触,将自己的人生描绘成了一个奇诡魔幻的绚烂世界,在幻想与现实的交错之中,探讨了自我、个人与社会的本质。

“书是翅膀,读书就会长出隐形的翅膀。”小熊,因为伤病不得不放弃曾经的梦想,入职一家漫画杂志社,成为新人编辑。谁知刚入职不久就遇到杂志社的超级漫画家三藏山事件。漫画家三藏山一心一意画了几十年漫画,却因为网民们对他尖锐恶毒的评价备受打击。被恶意刺伤的漫画家心灰意冷想要封笔。而小熊却注意到导致漫画画面变形的细节。最终,在编辑和助手的帮助下,三藏山重拾创作激情。作为一个新人编辑的小熊,面对无数考验和危机交替袭来,元气满满的小熊拿出竞技时代的勇气和干劲,全力以赴冲了上去……梦想、元气、勇气,超有个性的漫画编辑部的故事。也许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无数对生活感到失望的时刻,但只要读过《重版出来!》就能满血复活。爱仅仅是他人讲述的故事吗,一个对我们自身来说虚幻的东西,只在梦境中摇曳发光?六十年代初的法国,“我”在巴黎邂逅了四处游荡的耶鲁大学辍学生菲利普•迪安,一个“活着的偶像”。“我”和迪安驾驶着一辆德拉奇古董跑车寻欢作乐,直到迪安遇见法国女孩安-玛丽,一个炽热燃烧的幻梦的对象,由此展开了一段充满感官魅惑的爱情故事。“我”在窥视的片断与想象之间追随着迪安与安-玛丽的罗曼史,犹如读者的同谋般进入到令人目眩的欲念与情感深处。在短暂的时间及依附于它的一切之外,爱情究竟是什么?是否仅仅是艺术的构想,他人描述的不可能的虚幻之物,被创造出来只为以某种方式理解生命中的相聚和分离?《巴黎评论》终身成就奖得主詹姆斯•索特最著名的代表作,“《一场游戏一次消遣》为文学的主要工具——即想象力——确立了新的标准。一部关于法国恋情的悲剧小说,实际上却颇具雄心而曲折地探究了故事讲述本身的性质和意义,以及我们需要创造浪漫故事的深层原因。”(莎拉•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