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82819162、82495422
20191106143443342
园区地址:广州市增城区正果镇光明村
前台电话:020-82819162、82495422
邮政编码:511390

广州地址:东风东路850号505室
服务电话:020-82495422、37202063
邮政编码:510030
Q Q 微信:154493898 工作时间在线

痛心!中国科大失联博士遗体在董铺水库芦苇荡中被发现

浏览: 作者:赵明玉 许佳 来源:新安晚报 时间:2019-02-15 分类:碑文墓志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2月14日中午,记者从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一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已失联15天的中国科大博士遗体在董铺水库芦苇荡中被发现,令人痛心!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赵明玉 许佳

此前报道:

  中国科大博士生失联13天 警方:继续查找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春节本该是合家欢聚的时刻,可家住肥西县丰乐镇铁佛村的刘春杨,却在1 月31 日突然失联,至今杳无音讯,这让整个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刘春杨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化学专业的一名博士生,现年28 岁,身高170cm,于2019 年1 月31 日凌晨4 点半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宿舍离开。监控显示,他在当日6 时50分在合肥董铺水库西二环水闸口处消失,至昨日已经13天了。

  凌晨4点半离开宿舍

  昨日上午,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联系上刘春杨的二姐刘春玲了解到,刘春杨的父母在肥西县城从事园艺修剪工作。1 月30 日下午,刘春杨打电话和父母说第二天会回老家和家人一起过年。

  1 月31 日凌晨4 时36 分,刘春杨走出学校。

  然而第二天,刘春杨的父母回家后,在家等到深夜也没见到儿子回来。更令人揪心的是,刘春杨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2 月1 日一早,刘春杨的父母前往儿子就读的中国科大东校区寻找,可刘春杨并不在宿舍。刘春杨的父母找到他的导师调取了宿舍监控,发现刘春杨在1 月31 日凌晨4 时30 分便离开宿舍。监控视频显示,刘春杨走出宿舍时穿着橘黄色的棉袄,黑色休闲裤,只拿了一把青色的雨伞,并没有带回家的行李。

  刘春杨的家在肥西县丰乐镇铁佛村,距离刘春杨就读的中国科大东校区20 多公里。“弟弟平时只有在父母回家时才回家,一般坐公交车回家,两个小时就能到。”刘春玲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

  独自去了董铺水库

  随后,刘春杨的父母和导师去辖区合肥市芜湖路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提供了监控视频。刘春杨的父母和导师按照监控视频一路追踪,发现刘春杨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是1 月31 日清晨6 时50 分,地点在董铺水库西二环水闸口。此后,再也没有监控视频捕捉到刘春杨的身影。

  刘春杨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硕士研究生证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采访获悉,通过监控追踪,家人发现刘春杨于1 月31 日凌晨4 点半就从宿舍离开,凌晨4 时36 分从学校西门走出学校。当时合肥下着大雪,刘春杨独自打着伞在雪地上步行。“我爸妈和导师一路追踪,发现他步行两小时20 分钟,到达董铺水库西二环水闸口。”监控的最后一段,是刘春杨独自打伞在雪地步行的身影,当时天刚蒙蒙亮,他正处于董铺水库附近的一座桥上。

  刘春玲介绍,自己家在肥西县丰乐镇铁佛村,而弟弟去董铺水库并不是回家的方向,“他并不是回家,他之前只是和爸妈说好了要回家,但是他并没有回家。”

  搜救多日仍没进展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从刘春杨亲属处获悉,刘春杨从本科到博士一直在中国科大就读,期间多次获得奖学金。据家人介绍,刘春杨平时性格内向,脾气温和,“失踪前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为何出走。”

  刘春杨失踪后,家人们去了董铺水库很多次,并去了学校、派出所,但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2 月7 日,刘春杨的家人向公益救援类组织“合肥市蓝天救援队”请求协助查找。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昨天与合肥市蓝天救援队取得联系。救援队一位负责人介绍,昨日上午和下午,救援队都在联合合肥大杨派出所进行搜寻查找工作,大概花了七八个小时,不过仍然没有进展。

  刘春杨的生活照。(家人供图)

  记者昨日也联系了董铺水库所属地大杨派出所,警方表示,已组织开展了相关区域及水域的查找,不过暂时没有进展,还会继续开展查找工作。

  刘春玲表示,自己家姐弟三人,刘春杨排行老三,弟弟失联以来,父母几度崩溃。“也有群众提供了疑似我弟弟的线索,我们去公安那里看了下监控,但都不是我弟弟。我们也一点头绪都没有。我爸妈都崩溃了,现在还在我姐姐家,身边有人照看。现在家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弟弟能尽快回家,同时请求警方进行调查,帮助寻找弟弟!”


  高岩 常诚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许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