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82819162、 82495422
万安园总体布局以荷花湖为中心,运用动静平衡、阴阳调和的法则,有机地结合地理地貌,充分利用山势地形并结合亭、台、楼、阁的园林布局艺术,林木繁茂,名山苍翠,人文荟萃,万安园已是岭南人祭祖踏青的上选之地。经过二十载的雕琢与沉淀,万安园更成为集岭南文化之大成的朝圣之所。
20191106143443342
园区地址:广州市增城区正果镇光明村
前台电话:020-82819162、82495422
邮政编码:511390

广州服务联系
服务电话:020-82495422、28946303
邮政编码:510030
Q Q 微信:154493898 工作时间在线
Latest News
最新资讯

墓志铭,浓缩一生的故事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2-05-29 分类:碑文墓志
历代的帝王将相无不希望死后能树碑立传,武则天作为唯一一个女皇帝,墓碑上却空无一字,一直都是一个谜...
墓志铭是离去的生命在现实土地上一个长久的投影。当一个人度过漫长的一生,如何用简洁的字句来总结归纳?今天,我们一起来读读这些超浓缩版的“你一生的故事”,看看作家、科学家、古代人、现代人他们风格各异的墓志铭。

其中有慎重而精辟的箴言、金句,有平和的告别、庄重的评价。但也有一些墓主人的幽默细胞并没有与肉身一同死去,而是永远活在了他们简洁的碑文里。






中 国

启功:自黑为乐


启功:自黑为乐


著名书法家启功因病逝世,享年93岁,曾在生前自撰“三字经”墓志铭:


“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



聂耳:追求乐声的耳朵


聂耳:追求乐声的耳朵


聂耳,《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者,所作的革命歌曲影响了中国音乐数十年。他的墓志铭引自法国诗人可拉托的诗句:


“我的耳朵宛如贝壳,思念着大海的涛声。”


陈景润:专注数学


陈景润:专注数学

陈景润是著名的数学家,他的墓志铭也别具数学特色。


他的墓碑外形为阿拉伯数字“1”与“2”叠加在一起,象征着陈景润在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中所取得的(1+2)的重大突破。在底座的黑色卧碑上镌刻着被国际数学界命名的“陈氏定理”


沈从文:从文让人

4沈从文:从文让人

沈从文的墓借用了他的遗作,《抽象的抒情》中的“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一句。

墓后面,有张充和写的两行铭文:“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这是一首是藏尾诗,即“从文让人”。

老舍:尽职尽责

老舍:尽职尽责


1938年,老舍参加“抗战文协”,在《入会誓词》中,他说“我是文艺界中的一名小卒,十几年来日日操练在书桌上与小凳之间,笔是枪,把热血撒在纸上……在我入墓的那一天,我愿有人赠给我一块短碑,刻上:文艺界尽责的小卒,睡在这里。


1966年,老舍在北京城西北今天积水潭附近的太平湖投湖自尽,终年67岁。在这句碑文下的台面,以老舍头像为圆心,好似一汪池水,泛起涟漪。


骆一禾:年轻的灵魂


骆一禾:年轻的灵魂



骆一禾是和海子同一时代的诗人,他的诗智慧而有硬度。他认为“文字是血”,自己却是平凡地活着。他去世时年仅28岁,他的墓碑上刻着:


“我的心是朴素的,我的心不占用土地。”


王国维:大师之风


王国维:大师之风


王国维逝世一周年忌日,清华大学立纪念碑,碑文由陈寅恪撰,林志钧书丹,马衡篆额,梁思成设计。先生虽去,其风犹存。

“……其词曰: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贤所同殉之精义,其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


韩信:十字一生


韩信:十字一生

“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这是韩信修墓祠旁的一副对联,寥寥十个字,概括了韩信一生中的重大经历。

“生死一知己”,指的是萧何。正因为萧何月下追韩信,并将其推荐给刘邦,而后他才能屡建战功,被封为淮阴侯。可惜,也是因为萧何的诱骗,韩信才会被吕后斩首。

“存亡两妇人”,第一个妇人指的是漂母。韩信从军前,贫困潦倒,差点饿死。多亏遇到一位善良的洗衣妇,将韩信接回家中,将养十数日,才保住了生命。第二个妇人指的是吕雉,韩信谋反未成,萧何诱捕成功,被吕后斩首。


张岱:鼓吹喜好


张岱:鼓吹喜好

张岱是公认成就最高的明代文学家,以下选自他的《自为墓志铭》,如此不吝笔墨地细数爱好,也是让人看醉了。

“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疏莨,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武则天:无字碑


武则天:无字碑

碑上无字,待后人评说。

历代的帝王将相无不希望死后能树碑立传,武则天作为唯一一个女皇帝,墓碑上却空无一字,一直都是一个谜。


李行之:心思出嚣尘


李行之:心思出嚣尘


“人生若寄,视死如归。茫茫大夜,何是何非。”

根据《北史·列传·卷八十八》的记载,李行之是北齐、北周时期比较有名望的官员,曾被时人评价“心思出嚣尘”。这位在历史上并不太出名的人物,因为他精妙的墓志铭而被人们记得。


无名氏:悲催的生命


无名氏:悲催的生命


“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考官,乱棒逐之出;遂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这一墓志铭带着点淡淡的忧伤。这人习文不行,习武还悲催地打中考官,好不容易学医有了成绩,亲身试药,就这么丧命了。简简单单一个“卒”字,谁知其间又有多少辛酸。


马丁·路德·金:向往自由


马丁·路德·金:向往自由


作为美国民权运动的领袖,马丁·路德·金关于倡导种族平等的一次演讲《我有一个梦想》让全世界人民都记住了他。

在他死后,人们用这篇演讲的最后一句话,来自古老的黑人灵歌的歌词作为他的墓志铭,“我自由了!感谢万能的主,我终于自由了!”


雪莱:诗人的浪漫


雪莱:诗人的浪漫

雪莱是英国著名诗人,死于一个暴风雨的夜晚,船沉人亡,连三十岁都没到。他的墓志铭便是引用哈姆雷特《暴风雨》中的句子:“他并没有消失什么,不过感受了一次海水的变幻,成了富丽珍奇的瑰宝。”


在这个富有浪漫色彩的故事里,他的结局是圆满的。


鲁道夫:圆周率人生


鲁道夫:圆周率人生


十六世纪德国数学家鲁道夫花了毕生的精力,把圆周率计算到小数后35位,是当时世界上最精确的圆周率数值。

在他的墓碑上就刻着:

“π=3.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0288”。


海明威:任性的勇士


海明威:任性的勇士


他是《老人与海》中敢于和大海搏斗的勇士,是《太阳照常升起》中否定一切的叛逆者。他的墓志铭带着独有的任性和洒脱,“恕我不起来了!”


玛丽莲·梦露:为身体代言


玛丽莲·梦露:为身体代言


“37,22,35,R.I.P”

这恐怕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墓志铭。三个数字代表梦露的胸围、腰围和臀围的英寸数,缩写字母的意思是“在此长眠,愿他安息”。梦露生前拥有着美的追求执念,死后用数字将自己钟爱的形体永久记录了下来。


普希金:平凡而伟大


普希金:平凡而伟大


“这儿安葬着普希金和他年轻的缪斯,爱情和懒惰,共同消磨了愉快的一生;他没有做过什么善事,可在心灵上,却实实在在是个好人。”


普希金即使俄国浪漫主义文学的主要代表,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他虽然说自己没做过什么善事,但他的文字却可打动千万人的灵魂。



罗伯斯庇尔:狂妄的革命者


罗伯斯庇尔:狂妄的革命者


他是法国大革命时期重要的领袖人物,是雅各宾派政府的实际首脑之一。

他的墓志铭写着:“过往的行人啊,不要为我悲伤。如果我活着,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狂妄的口气真不知是让读到的人松一口气还是默哀惋惜。



伽利略:超越自然


伽利略:超越自然

“他失明了,因为在自然界已经没有剩下什么他没有看见过的东西了。”


伽利略是伟大的物理学家、天文学家,被称为近代科学之父。为了证明“日心说”他耗尽心血,又被迫害致死。然而从他的墓志铭看来,他对自己的一生是无悔的。


温斯顿·丘吉尔:硬茬子


温斯顿·丘吉尔:硬茬子


我已经准备好去见上帝,至于上帝是否准备好了忍受见到我的折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以强硬立场著称的丘吉尔,可能没想过,上帝也许比他更强硬这回事儿。


爱伦·坡:独一无二


爱伦·坡:独一无二


乌鸦说,此人不再来。

爱伦·坡的一生创作涵盖惊悚小说、推理侦探小说、科幻小说、幽默讽刺小说与文学批评,《乌鸦》是他的代表作。也许乌鸦说得对,他确实独一无二。


斯坦·劳莱:将幽默进行到底


斯坦·劳莱:将幽默进行到底


“谁要是在我的葬礼上苦着一张脸,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相比哈里·赫什菲尔德简单直接的幽默,劳莱的这句墓志铭显然是基于“日常生活悖论”的英式幽默。遗憾是,这句话并没有写在他墓碑上的(可能因为雕刻墓碑的人苦着脸)。但临终前,他确实很郑重地用这句话来打趣。

约翰·济慈:看淡名望


约翰·济慈:看淡名望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