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82819162、82495422
20191106143443342
园区地址:广州市增城区正果镇光明村
前台电话:020-82819162、82495422
邮政编码:511390

广州地址:东风东路850号505室
服务电话:020-82495422、37202063
邮政编码:510030
Q Q 微信:154493898 工作时间在线

对于“白事”这顿饭,你怎么看?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16-08-05 分类:殡葬文化
生老病死既是自然规律,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对于那些已经失去至亲之人的人们来说,除了悲痛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按照丧葬的传统形式来料理亲人的后事。

宴请来宾是一种礼节

————————————

丧户霍文宇

生老病死既是自然规律,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对于那些已经失去至亲之人的人们来说,除了悲痛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按照丧葬的传统形式来料理亲人的后事。

市民霍文宇在一家私企工作,提起一年前父亲的去世,他的心中依旧很是悲伤,白喜宴请不过他告诉记者,父亲一生当中做了很多好事,所以他走的时候是微笑着离开的。霍文宇说:“我爸是个实诚人,他生前十分乐于助人,所以在他的葬礼上,许多他曾帮助过的人也都来吊唁了。出殡前的三天时间里,亲朋好友一直陪着我们,有的帮助我们接待前来看望父亲的吊唁者,有的帮忙料理其他事务,还有的在一旁帮助我们给父亲折元宝。说实在的,那段日子里,我和我母亲特别感谢前来帮忙的人,虽然父亲走了,但是这些亲朋好友的所作所为,让我们感到很温暖,也很踏实。”

此外,霍文宇还表示,父亲出殡当天,他和母亲为了答谢所有帮助过他们以及来探望他们的亲属和朋友,特地举办了会客饭招待大家,一来是想感谢他们在父亲去世后的三天里对霍姓一家的帮助,二来是想替逝去的父亲谢谢他们的到访。“其实,出殡后宴请的这顿酒席不只是一顿饭,而是丧户对于到场来宾的一种答谢,也是白事举办过程中一个必要的礼节。毕竟大家都是在百忙之中赶来吊唁的,所以停灵的三天时间里,我们可能没办法一一地去好好招待他们,而葬礼结束之后,把大家聚到一起吃顿饭,既可以表达我们的心意,同时也给生者之间搭建了一个共同感悟生命真谛、珍惜当下生活的桥梁。我觉得,这种宴请不只是单纯的聚餐,也是希望彼此的朋友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相互认识一下,这样大家在有事儿的时候,就可以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和帮助。”霍文宇说。

经济能力有限,不想办宴席

————————————

丧户赵之义

根据许多地区对于丧葬费用的主要花销方向来看,购置墓地和举办酒席方面的花销占有的比重较大。因此,一些丧户也在为此而头疼:办吧,担心到场的人不多;不办吧,担心在亲朋好友那里失了礼节。

尽管举办丧宴和参加丧宴是不少人都经历过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些经济条件较差的丧户来说,在逝者出殡后举办酒席宴请宾客,却成了一件“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市民赵之义对记者讲:“我家的条件不是很好,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我和妻子打工赚取。除了生活中的煤水电费、孩子的学费、老人的医疗费,以及其他方面必要的支出以外,家里几乎不参加应酬和随份子。所以,前几年我母亲去世的时候,只是家里的几个直系亲属来帮我们料理了母亲的后事,而关系不太近的同事、同学和朋友,我们都没有去通知。因为他们家里办事情的时候,我们就没有给拿份子钱,所以我家办丧事的时候,也就不太好意思通知人家了,毕竟人情往来是相互的。最主要的一点是,办酒席还要额外支出不少钱,所以我们不想去办。就算是我们办了答谢酒席,刨除有事不能来的、不愿吃丧宴酒席的,留下吃饭的人数几乎没有多少了,所以说办与不办也都没有什么必要了。还有就是,老人去世本身就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再加上我家的经济条件本身就不好,所以更没有什么心情去请客办酒席了。”

其实,赵之义的经历和做法并不是丧户当中的个例。对于家庭条件差一些的人群来说,举办这样的宴席可能会花掉他们几个月的生活费甚至还不止,所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想过“别人都办了,我们也不能差事”,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经济条件的限制也让他们只好放弃这种想法。

从心里打怵参加这样的饭局

————————————

市民方磊

对于有些市民来说,虽然把礼金给了办理白事的丧户,但是提起去参加逝者出殡后的这顿会客饭,心中不免会有些打怵,市民方磊就是其中之一。

方磊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给了礼金却又不想去吃饭,主要是因为打心眼里觉得不舒服,另外一方面就是白事的宴席从菜肴的样式和颜色上来看都相对简单,即便是去了也吃不了几口。正是受到这些心理因素的影响,所以方磊在丧户宴请大家时,放弃了参与其中。方磊说:“现在,认识我的人逐渐知道了我有不吃白事宴席的习惯。过去,我通常会在给完礼金之后,给出一些理由拒绝去吃这顿饭,比方说‘工作比较忙,没时间到场’或者‘身体不太舒服’之类的。如果非要我说出不想去参加的理由,我还真就说不出来什么,不过我认为心理因素占有的比重可能会稍微大一些。前不久,一个和我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家的老人去世了,当时因为工作比较忙,所以我把礼金留下之后,和朋友简单聊了几句就回单位了。等到老人出殡后,朋友准备邀请大家吃饭,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心里有些打怵,得知我一直有不吃白事宴席的习惯,朋友便让一位亲属带我到小饭店随意吃点饭,虽说礼轻但是情意重,这样的做法也充分证明了我在朋友心目当中的位置。可是当我看到端上桌的白花花的豆腐时,瞬间就没有了食欲,虽然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吃这顿酒席,但是一想到是白事的宴请,我自己就多少感觉有些不得劲。”

当然,还有一些市民也与方磊有着同样的感受,尽管他们对参加白事的宴席感到有些打怵,但是他们也希望丧户可以理解他们,毕竟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没办法去客服的事。

得听从主事者的安排

————————————

丧户亲属王慧琳

从停灵期间,一直到逝者出殡的这段日子里,丧户的亲属是一直陪伴其左右的人,他们不仅在整个过程中帮助丧户招待吊唁者、料理一些事情,而且还是丧户背后那股默默支撑着的力量。

对此,市民王慧琳表示,每个人都有离去以及面对自己亲人离去的那一天,所以人在面对至亲之人逝世的时候,往往是最无助、也是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作为大家庭中的一份子,不论是哪个亲属家里有了事情,她都会去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提到舅舅去世时,她去帮忙料理丧事的那段经历,王慧琳说:“我舅舅家的孩子是个独生子,常年在外地工作,所以前些年我舅舅去世的时候,表弟不能及时赶回来,于是我和我丈夫就赶到舅舅家帮着忙活了几天。因为前前后后干的活比较多,所以在舅舅的丧宴上,表弟也对我们一家表示了感激之情。”王慧琳话音刚落,记者便向她问起了对“白事”这顿饭的看法。对此,王慧琳认为:“像婚丧嫁娶这样的事情,每家每户都有经历过,所以作为家里的成员之一,我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支持他们。如果说,家中的主事者觉得有条件去举办宴席,并以此来感谢大家的光临与探望,那么我们会在宴席的举办期间继续帮助他们接待到场的来宾;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去办的话,我们也尊重亲人的想法,毕竟都是一家人,遇到事情的时候就应该相互支持、相互帮助,更何况还是迎来送往这样的大事。”

人际交往,大家相互捧场

————————————

市民冉旭

冉旭是一名企业员工,在生活中,别人家有个大事小情,他都会立刻到场,当然婚丧这样的大事自然也不例外。冉旭说,自己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十几岁左右的时候,村子里谁家办个红白喜事,他都会跑去帮着忙活。正是因为如此,小时候的他就被村子里的人叫做“小大人”。

后来,全家人搬到了市里,冉旭的住所和工作也都在市里有了着落。不过,搬到市区以后,乐于捧场和帮助别人的冉旭也被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定义成一个新名词,即“捧场王”。说起平日里参加过的宴席,冉旭表示:“平常人过日子,谁家能没有个大事小情呢?所以,每当同事和朋友家里办红白喜事的时候,只要他们通知我,我保准是礼到人也到的一个。其实原因很简单,我认为既然是人际交往,大家就应该相互捧场,这样到我家办事情的时候,其他的人也会到场给我们增添一些人气,这样一来,外人也会觉得我家的人缘不错。其实,在我小的时候,村子里无论谁家办个红事还是白事,大多数人都会去参加,尤其是办白事,更需要人去帮忙,也正是因为村民的热情,以及这种淳朴的民风感染着我,让我学会了如何在各种场合当中去帮助他人、支持他人。”

随后,当记者与冉旭谈到他对丧户在逝者出殡后举办白事宴席的做法如何看待时,冉旭说:“其实,我觉得丧宴这顿饭主要是丧户对来宾表示感谢的。人家出于礼节宴请我们,我们更要出于礼貌而去参加,不要拒绝人家的好意。或许在这期间会有人觉得吃白事的饭不舒服,那么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想,如果轮到自己家办事情的时候,别人连顿饭也不留下来吃,那么你心里会怎么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