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82819162、82495422
20191106143443342
园区地址:广州市增城区正果镇光明村
前台电话:020-82819162、82495422
邮政编码:511390

广州地址:东风东路850号505室
服务电话:020-82495422、37202063
邮政编码:510030
Q Q 微信:154493898 工作时间在线

安葬在莫扎特的身旁

浏览: 作者:安剑星 来源:星之光设计 时间:2019-06-20 分类:殡葬文化
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到底蕴藏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你到北京,除了故宫、长城、颐和园和天坛之外,可能会去十三陵看看?如果你到南京,除了夫子庙、总统府....

城市的文化底蕴

我常常想,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到底蕴藏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你到北京,除了故宫、长城、颐和园和天坛之外,可能会去十三陵看看?如果你到南京,除了夫子庙、总统府和秦淮河,可能会去明孝陵和中山陵走走?如果你到西安,虽然也有大雁塔和华清池,可能你首先会去秦始皇陵看兵马俑或者去乾陵看武则天墓吧?同样,如果你到了巴黎,除了拉斐尔铁塔和巴黎圣母院,你还会到拉雪兹神父公墓去看看肖邦、德拉克洛瓦、王尔德、莫里哀、巴尔扎克、比才和邓肯的墓吧?如果你到了莫斯科,那么除了红场和克里姆林宫,你还会到新圣女公墓去看看普希金、果戈里、契科夫、斯塔尼斯拉夫斯基、乌兰诺娃、肖斯塔科维奇,以及赫鲁晓夫、叶利钦的墓吧?

去印度当然不会忘了去泰姬陵-1

去印度当然不会忘了去泰姬陵

所以,我觉得,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可能就蕴藏在它的墓葬之中。地上也曾经有过很多宝贵的文化遗产,但很多都毁于兵火战乱,或者已被篡改。相对而言,地下就要安全一些。在有着专制主义传统的东方,可能主要是帝王将相的墓;而在早已完成了城市化进程的西方国家,可能就是在城市公墓。

如果你喜欢音乐,那么你到欧洲旅游可能就会选择奥地利吧!当你真的到了奥地利,那么维也纳中央公墓就成了必游之地。因为那里安葬着海顿、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和斯特劳斯父子等一大批世界一流的音乐家。

前不久,我大学同班同学许洁的婆婆去世,就安葬在这座著名的公墓。虽然她不是音乐家。

维也纳中央公墓入口处的花店-2

维也纳中央公墓入口处的花店

来自老同学的礼物

在大学,我学的是戏剧文学。但是因为戏剧本身就是一门综合艺术,所以我们不仅仅学文学,还学表演、导演、舞台美术、音乐等。我们班有一个女同学许洁,不仅很有文才,而且表演也很出色,毕业后分配到表演系当老师(应该是教文学吧,也不知她是否给巩俐、章子怡上过课),当然也写剧本。记得大约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赵有亮带领中央实验话剧院(国家大剧院的前身之一)到日本去演戏,日方委托我翻译接待,我惊喜地发现上演的剧目《在路上》的编剧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学许洁!可惜那次访日她没去。后来听说她去德国留学,再后来嫁给了一位奥地利的物理学教授,因为执教慕尼黑大学,遂随夫君定居德国,翻译并创作儿童文学和有关动物的文学。直到有了微信,分别多年的同学们才开始聚会,这几年在北京见了几次面。

记得五六年前同学们第一次聚会,大家得知我现在研究殡葬,大都流露出惋惜之意。唯有许洁似乎毫无避讳,答应回到德国后将她公公落葬的照片发给我。许洁说到做到,不久就给我发来很多照片。据许洁说他公公原是医生兼政治家,住在奥地利南部山区的一个小镇上,退休后为支持蒂罗尔地区的农民保持生态平衡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包括以小额贷款来提供经济资助,因此深受当地人的爱戴。他去世后,大家以猎人风格的民族葬礼安葬了他。这是一组珍贵的奥地利南部蒂罗尔地区具有民族特色葬礼的图片文献,现征得许洁的同意和大家分享。

老先生生前德高望重,是当地精神文化上的旗手一样的存在-3

老先生生前德高望重,是当地精神文化上的旗手一样的存在

音乐大师的永眠之地

转眼又过去五六年。前不久许洁同学的婆婆也去世了。婆婆没有和公公安葬在一起,而是根据她的遗嘱,安葬在故乡维也纳---安葬在著名的维也纳中央公墓。孝顺的异国儿媳妇许洁参加了葬礼的全过程,并且拍下了大量的照片。她知道我喜欢陵园和葬仪,就精选了一些给我发来了。

   维也纳中央公墓实际上是个“园中园”。公墓整体叫圣麦斯公墓,十九世纪初奥地利帝国皇帝弗朗茨(应该就是电影《茜茜公主》里面那个英俊的青年、茜茜公主的丈夫)时开始修建,大约有100多万个墓穴,分为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墓区。在圣麦斯公墓内部的中央地带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墓区,占地240公顷,内有33万座墓穴,已经安葬了250万人,人称中央公墓。其中的32A区是音乐家墓区,葬有海顿、贝多芬、舒伯特、斯特劳斯父子等一大批世界著名的音乐家。

维也纳中央公墓名人荟萃音乐家云集-4

维也纳中央公墓名人荟萃音乐家云集

难得一见的落葬礼

许洁的婆婆不是音乐家,没有安葬在32A区。但老太太从小就是维也纳市民,她的父母也安葬在维也纳中央公墓,她和她的父母葬在一起,所以她也就离那些大师不远,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葬在了这些音乐大师的旁边。欧洲也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太太去世时已经是高龄,她的老朋友们大都已经去世,所以葬礼来宾远不如老先生那时候多,只有家里人,也就是许洁和她的先生、哥嫂和他们的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在欧洲,没有不让小孩去墓地的习惯,相反,小孩从小就参加葬礼,这也是生命教育的一部分。两兄弟带着他们的全家,回乡办理丧事,尊重了老太太的遗愿,火化后将骨灰送到维也纳中央公墓安葬。

家里人将老人的骨灰送到维也纳中央公墓-5

家里人将老人的骨灰送到维也纳中央公墓

维也纳中央公墓是欧洲第二大公墓,也是世界三大公墓之一。非常感谢我的老同学许洁,不仅给我发来了许多她亲自拍摄的公墓的照片(特别是莫扎特纪念碑、贝多芬和舒伯特等人的墓碑),还发来并同意我公开本来属于隐私的她公公婆婆的葬礼的照片,使我们了解欧洲的殡葬文化有了第一手资料,真的是很感激!

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重生不重死,就连成人都对死亡讳莫如深,更何况孩子呢!结果造成了殡葬文化很落后,逝者没有足够的尊严,生者的情感也得不到恰当的宣泄的尴尬局面。但愿欧洲阳光明媚的公墓和优雅深情的葬礼,会对我们的殡葬改革(特别是观念的更新)有所启迪吧!

万安园荷花湖·水月轩景观-6

万安园荷花湖·水月轩景观